() 苏蜜无措的看着傅奕臣,就见傅奕臣的双唇动了动,奶油鸡蛋做成的小糕点在他唇齿间融化。

傅奕臣懒洋洋的靠在了椅背上,深邃的目光笼着她,说道:“相比糕点,果然还是你的味道更好。”

苏蜜一刻都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她推了下食物。

“傅少慢用吧,我困了,回去先睡了。”

她说完,转身就跑。

傅奕臣又看了她一眼,勾了下唇角,没管她,目光又专注的回到了电脑上。

这两日,因为这个女人,他已经耽误了不少工作。

可不能再君王不思政,一心记美人了。

苏蜜跑出书房,一口气冲回卧房,她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靠着门板,侧耳听着外头的动静,没听到傅奕臣追来的声音,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慢慢平复了紧张的心。

苏蜜本以为自己白天睡的多了,夜里肯定要失眠的,谁知道躺到了傅奕臣那张大床上,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傅奕臣忙完工作,回到卧房,推开房门,脚步却顿在了当场。

他看到,大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女人。

颜丹晨纯美气息艳丽脱俗

她微微蜷缩着身体,侧脸睡容甜美安然,床头的昏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莫名有种一室温馨的感觉。

他掀开被子躺在了苏蜜的身旁,接着手臂一伸,很自然的就将那个睡的正沉的女人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睡梦中,苏蜜觉得有些不舒服,小脑袋在傅奕臣的怀里拱了拱,寻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睡的更沉了。

“真是猪,这么能睡!”

抱着苏蜜,傅奕臣也闭上了眼眸,怀里的女人软绵绵的,香香的,本来一直有失眠状况的傅奕臣,竟然很快也安眠了。

翌日一早,苏蜜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想要伸个懒腰,手臂一动,却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困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傅奕臣遒劲有力的手臂,从背后伸过来,横在她的腰间。

苏蜜的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她身体僵住,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吵醒了傅奕臣。

他现在就像一头沉睡的狮子,吵醒了他,一定没好事儿。

苏蜜僵在傅奕臣怀里,见他没动静,她就轻轻抓着傅奕臣的手臂,慢慢的一点点的抬起挪动。

“呼……”

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悄悄的起身,小心翼翼的挪腿。

一只脚总算触碰到了地面,正要挪下另一只,腰间突然又横出来一条遒劲有力的手臂来。

“啊!”

那手臂一扯一拽,苏蜜惊呼一声,再度跌回了傅奕臣的怀里去。

“去哪儿?”

傅奕臣带着些睡意的暗哑声音自耳后响起,一股气息往耳朵里钻,苏蜜脸颊红透。

“你快放开我,该起床了,天都亮了。”

“不要,再陪我睡会儿。乖……”

傅奕臣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的口气懒洋洋的,竟然有些像贪睡的孩子,软着声音央求妈妈陪自己再睡一会儿。

傅奕臣确实心情很好,因为这一整晚,他睡得很沉,一觉到天亮,没有做梦。

他压着苏蜜没动,目光惊异疑惑的锁着她,神情不解。

果然,这个女人对他是不同的。

他霸道的宣布,“你是我的药,往后就只能呆在我的身边!”

苏蜜,“……”

这个大色狼!

等两人从卧房里出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左右了,周伯早让人准备了营养滋补的早餐。

餐桌上,苏蜜坐在傅奕臣的对面,两人遥遥相对,旁边一群人恭敬的站着,等候随时的传唤。

这样大的阵势,苏蜜浑身不舒服,随便扒拉了几口粥,她就站了起来,“我吃好了。”

傅奕臣瞧了眼她面前的食物,见没怎么动,便抬眸冲苏蜜勾了下手,“过来。”

苏蜜只好垂着头走了过去,傅奕臣指着旁边的位置,“加个座。”

“是,少爷。”

很快就有人搬了凳子,在傅奕臣的手边给苏蜜加了一个座位。

苏蜜刚坐下,傅奕臣修长的手便推过来一碗粥,吩咐道,“喝掉!”

苏蜜,“……”

有没有搞错,他推过来的明明是他的粥碗啊,里面的粥被他用了一些,还剩下大半碗。

虽然两人已经有很多次接吻的经历,然而这样共食一碗粥,总感觉太过于亲密了,就像是恋爱中的情侣才会做的事儿。wavv

苏蜜抗拒道:“我真吃饱了,早上起来本来就不太饿,还是傅少你多吃点吧。”

她又将粥碗推了回去,傅奕臣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幽深的眼眸中有森

凉的锐光,落在了苏蜜的脸上。

“吃!”傅奕臣用汤勺舀了一口粥,送到了苏蜜的嘴边。

他亲自喂她,口气和眼神都是不容拒绝的霸道。

苏蜜就是再多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还逆着他,扫他的面子。

她红唇动了动,乖乖的吃了一口,傅奕臣脸上神情这才松缓一些,又将粥碗推到了她的面前,“自己动手,不要撒娇的让我喂!”

苏蜜,“……”

她哪里是在撒娇啊?!哪里有让他喂啊?!

这个霸道无常,自说自话的男人!

没奈何,苏蜜只能咬着牙,将傅奕臣那一碗粥给喝了下去,谁知道傅奕臣又推过来一只煎蛋。

“多吃点,你太弱了,我不喜欢太弱的女人,会跟不上我的节奏,你明白?”

苏蜜脸一红,嘀咕一声,“谁也没想让你喜欢啊……”

“你说什么!”傅奕臣的神情一锐,目光逼视过来。

苏蜜吓了一跳,不敢惹他生气,忙抬头冲他笑了笑。

“我说,傅少好体贴,我一定会把自己养壮一点的。”

“壮?我不喜欢壮的,我只喜欢女人丰腴一些,你太瘦了,抱着都硌的慌,不舒服。”他说挑起眉来,有些嫌弃的说着。

苏蜜更加尴尬,垂落着眼睑,用余光不停扫那些站着的佣人。

没听见,没听见,他们肯定没听见。

该死的男人,她也没让他抱着她睡觉啊!

再说了,他浑身都是肌肉块,枕着更不舒服,她现在脖子还疼呢!

苏蜜腹诽不已,见傅奕臣还想说什么,她忙夹了一块牛肉送到了傅奕臣嘴边,“傅少也多吃点,傅少工作那么辛苦。”

傅奕臣似笑非笑的瞧了苏蜜一眼,突然凑近了苏蜜,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暧昧说道:“工作倒不辛苦,只是旁的一些事儿确实辛苦了些。”

苏蜜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夹着肉片的手一哆嗦,差点没将肉掉了。

傅奕臣满意的看了苏蜜一眼,张开口,心情大好的吃了她送过来的牛肉。

“很好吃!”他咀嚼了一下,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她亲手喂给他的食物,就是不一样,有种爽口的感觉。

旁边周伯见两人吃个早餐也你喂我,我喂你的,浓情蜜意,不由也是笑了起来。

苏小姐有夫之妇的身份虽然不好,但是,不管怎样,现在有个女人在少爷身边,总比少爷不近女色,还有怪病的强。

傅奕臣和苏蜜一起吃了早餐后,移步到了客厅。

傅奕臣双腿交叠翻着报纸,苏蜜便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

“咦?”

她正换台,却被一幕画面吸引了注意力,怎么感觉刚刚看到的一幕,那地方好像很是眼熟呢。

她忙将台又切换了回去。

就见电视里显示的正是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苏蜜惊愕了下,就看见冯主任一身狼狈,脸上青青紫紫的肿着双眼,正双手带着手铐被几个警察押着往车里塞。

旁边人潮涌动,议论纷纷,有新闻讲解员拿着话筒报道着。

“据有关人士透露,冯峰多次利用医生的职务,以手术时间,床位等胁迫病人家属,目前法院已经受审此案。”

主持人,说着又指了指后面群情激奋的人群,道:“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有很多群众已经愤而围起了医院的门诊楼,要为受害者讨还一个公道。”

“另外,状告冯峰的受害人王小姐和白小姐,已经提交证据,至于还有没有旁的受害人,以及此案的后续情况,还请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