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府,正是林霄向斧哥借了三千巨款所购买的大院,地契房契都让周正签字画押,等于此大院的主人就是周正,故而叫周府。

“师傅,我哥没事吧?”周正小脸布满担忧,方才有人送了一封信件过来,正是林霄亲笔书写。

“没事。”方青磊不徐不疾说道,他现在也清楚了,这大院就位于黑土帮的地盘内,知道的第一时间,还是觉得很无语的,当然对方青磊而言,大院是位于哪一个帮派的地盘内,无所谓,除了武道宗师,谁能对付得了他。

至于林霄,待在白云帮总堂内,基本也无碍。

整个王朝的武道宗师并不多啊,临安县城内几乎不可能有武道宗师存在。

如果黑土帮不识趣要来对付他们以此要挟林霄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

……

夕阳西下,林霄与冯远饱餐一顿后,内心经过一番艰难的斗争,在冯远所描述的肤白貌美、丰胸细腰长腿、柔声细语娇媚如花的小姐姐们诱惑之下,最终选择修炼。

“兄弟,你这样会找不到相好的。”冯远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找到了吗?”林霄一句反问如暴击,狠狠的扎入冯远小心脏,心痛得无法呼吸。

“快了,今晚我就能找到。”冯远满脸艰难,旋即又兴冲冲的说道:“只要你和我一起去,晚上就能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不去。”林霄用委婉的神色坚决的口气说道,拒绝冯远,抵抗小姐姐们的诱惑,一时间林霄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好像境界都拔高了一个层次。

素净美女长相似奶茶妹妹清纯美女图片

暂时没法回去,又拒绝小姐姐们的诱惑,该做啥?

当然是修炼啊,争取尽快外锻极限,再突破至内练,才是王道啊。

“我现在有一千一百一十点帮贡,该去兑换些好东西。”林霄暗道。

帮贡兑换要在内务堂内进行,林霄再次踏入内务堂。

“林无命,你来做什么?”内务堂的一干帮众看到林霄时,面色都变了,纷纷包围过来。

白天所发生的那一幕,太过冲击他们的眼球、心灵,无比震撼,以至于现在看到林霄时,本能的就感到紧张。

“淡定淡定,我是来兑换的。”林霄笑呵呵说道,表示自己是带着善意而来的,之前孔山堂主已经和自己转述过总帮主的原话了,挑战内练的计划也暂时行不通。

感觉好些战绩正在对自己挥手拜拜远离而去。

内务堂内可以兑换各种资源,比如功法武学等等,比如丹药等等,还比如武器等等。

功法武学林霄看了看,几乎都是三流,二流有,但极少,只有几门而已,兑换所需要的帮贡却高得吓人,至于武器,林霄也是不需要,最终兑换了三枚锻体丹,一枚价值一百帮贡。

武房内,林霄一口气将三枚锻体丹吞服。

丹丸入肚,当即化为三股热流弥漫开去,天鹤锻体功力运转,肩背处旋涡打开,将锻体丹的热流吞吸,不断旋转之下又重新吐出,热意更加强盛,冲向四肢百骸浑身上下每一处。

每一根骨骼都在热流冲击之下被炙烤、煅烧,仿佛千锤百炼的钢铁,似乎无形的锤子不断捶打,每一根骨骼都轻轻的颤动起来。

每一条大筋仿佛龙蛇般的舞动,又好似琴弦似的弹动,每一块肌肉在鼓胀收缩,一次次的紧绷放松,变得愈发密集、强韧。

热!

三枚锻体丹所带来的热意被入化天鹤锻体功增强到极致,林霄浑身上下皮膜发红,有一种待在烘炉内被不断煅烧的感觉,又好像体内被塞进了一座熔炉,惊人的热意正从身躯内部绵绵不绝涌现,宛若炽热浆流般的要熔化身躯。

燃烧!

热得浑身上下冒起大火似的燃烧不止,惊人高温从躯体内肆意弥漫,热流在武房内如河流奔涌、如风暴回旋。

咔嚓咔嚓,林霄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骨骼都在震动,关节连接处开合碰撞,发出一阵阵的撞击声,初时细微、杂乱,渐渐变得强烈、清脆,一阵阵传入林霄耳内,那么的悦耳。

大筋弹动,宛若弓弦被拉开又松开,反反复复发出一阵阵的嘣嘣声,富有节奏的响起,与骨骼的碰撞之声混合起来,化为一段段独特的曲乐。

热流奔涌,林霄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所充斥的力量不断提升,提升到极致。

筋骨齐鸣!

这……终于突破外锻圆满达到极限了么。

但那一阵热流依旧奔涌不息,不断淬炼林霄的皮膜肌肉筋骨,使得皮膜愈发紧致、肌肉愈发强健、大筋愈发坚韧、骨骼愈发强硬,热流奔涌之间,肌肉也随之颤动起来,皮膜鼓胀收缩,一切声音混合碰撞,化为虎豹的嘶吼、又化为雷音滚滚咆哮。

沉闷、强力!

虎豹雷音!

到这一步,就是极限,外锻的真正极限了,就算是继续苦练,也无法继续提升,哪怕是专注炼体一道的武者,在这一步也同样是极限,唯有寻求突破。

热流渐渐褪去,虎豹嘶吼雷音咆哮之声也慢慢变淡直至沉寂,林霄却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变化。

皮膜有一种惊人的紧绷感,又有一种比老牛皮都要坚韧的感觉,但摸起来却没有丝毫的粗糙厚实,反而有些光滑细腻的感觉,一块块肌肉可松可紧,蕴含着惊人的力量,大筋强韧胜过牛筋,骨骼更加坚硬,好似化为钢铁。

普通人力一拳打在身上,估计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臂力千斤!

真正的臂力千斤,尽管只比外锻圆满多两百斤,但一身筋骨肌肉皮膜更加强韧紧致,所能够爆发出的威力也更加强大。

外锻极限和外锻圆满之间的差距,比外锻圆满和外锻大成的差距更大。

拔剑,白鸟剑骤然出鞘,带起一抹流光施展基础剑术的削字诀,便有一道尖锐至极的声音在武房内回荡,畅快至极,也强横惊人,林霄身形一闪,飞鹤踏水无声无息之间,波纹足底荡开,层层不绝,身与剑仿佛融为一体,一剑笔直如电光飞掠般的破空刺杀而出。

沉闷的声响中,剑光突进,直接将铁木桩刺穿。

铁木桩是一种硬度惊人堪比粗铁的木头所制作而成,价值不低,只放在武房内供人试招所用。

剑光乍起,剑剑连环如疾风缕缕吹袭,一道道细微的声音不断响起,富有节奏在武房内交织成一片,好像挥出几十剑,或许又是上百剑,剑光骤然消散,白鸟剑归鞘,林霄气定神闲,丝毫都没有剧烈运动后的喘息。

“呼……”站在铁木桩前相隔两米,林霄吹气,气息如风呼啸而去,吹在铁木桩上,霎时有木屑纷飞,铁木桩变成了竹节形状,是被林霄以疾风剑术削出来的。

“不错不错,看来我也有些雕刻的天赋啊。”林霄围绕着铁木桩一圈后,揉着下巴暗暗点头,忽然感觉浑身上下黏糊糊的,是方才修为突破到外锻极限之后,从身躯内排挤出来的杂质。

虎豹雷音本质上,就是对躯体的洗练,身震动起来,将存在于肌肉之内的杂质排挤出来。

走出武房,林霄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这会应该可以回去了吧。”林霄暗暗思索,现在外锻极限了,入化坐马桩和入化天鹤锻体功让自己不必再耗费多余的时间适应,便可以完美的掌控这一身力量,那么,该向斧哥所要天鹤流的内练功法了。

踏出飞云堂,林霄朝着周府方向走去,夜色深沉,行人早已经绝迹,偶尔有三三两两喝得醉醺醺的人跌跌撞撞骂骂咧咧的走过。

林霄心想着,这么深夜了,黑土帮的人应该没有再守着吧。

就算是守着,肯定也没有白天那般的警惕,自己就能趁此机会回去一趟。

回去是必须的,只要回去,便可以从斧哥那拿到天鹤流的内练功法,届时凭着四千多战绩,绝对可以入门乃至小成,短时间内突破至内练,如果说外锻属于武道入门,那么内练则是真正的踏入武道之中,正式上路。

那一道关卡的突破,意义重大。

想一想,林霄就禁不住感到激动。

内练啊,它比冯远所说的肤白貌美胸大腰细腿长的小姐姐都要香啊。

飞鹤踏水步施展,落地无声,身形在黑夜下宛若鬼魅一般,穿街走巷,带起一阵夜风拂掠而过。

外锻圆满时施展入化飞鹤踏水步,速度便不会逊色于内练入门,甚至能比拟一些不擅长速度的内练小成,如今外锻极限,这速度又比之前快了一截,足以媲美不擅长速度的内练大成。

内练大成多么?

并不多。

以这般速度,就算是再遇上白天那些黑土帮的人,林霄也有十足把握脱身。

飞掠,一阵阵细碎的交谈声随着夜风传来,林霄立刻一跃而起落在屋顶上,整个人匍匐下去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停顿似的,入化坐马桩虽然锻体效果一般,但在其他方面却很出色,令得林霄气脉更悠长。

一队巡逻的黑土帮众走过,待到他们走远之后,林霄方才行动起来,借助黑夜深沉,快步往周府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