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说完就走,完全不给人一点反应的机会。

警察一脸懵比,这就结束了?

是妥协了?

顾教授松了口气,对着警察蜀黍歉意的笑笑,“真是太不好意思,我这女儿,实在是……唉,都是我没教好她。”

警察表示理解,还安慰了顾教授几句。

吃瓜学生们:就知道贱人岑海心不会逆袭成功。

看吧,警察来了又怎样,还不是灰溜溜的走了。

还更黑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有跟着一起来的年轻警察有些担忧,思如最后的那句话真的是说的气话吗?

没有人把思如说的话放在心上,就算思如此时死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只会说死得好,说死有余辜。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冷漠,毕竟事不关己嘛。

圆眼清纯小美女纯白木耳睡衣露胸前春光房照

就当看场戏。

警察蜀黍走后,顾教授就被校长叫去了。

校长的意思呢,就是说让顾教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现在学校里因为思如影响很不好,学生们也被弄得很浮躁,完全静不下心来好好学习,这样很不好很不好,实在不行就干脆让思如先回家休息几天好了。

反正顾教授是思如的爸爸,也能做决定。

顾教授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他也觉得思如现在这情况已经不适合留在学校了,在家里的话更好掌握。

两人达成了一致,又说了点教学上的事情,顾教授还没离开,校长座机就响了。

“……什么?跳楼?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校长跌青着一张脸挂掉电话。

顾教授问道,”校长,是谁要跳楼?“

校长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岑海心。”

顾教授:……

“……这个孽女。”

顾教授气得要死,他都以为刚才事情已经解决了,以为思如是羞愤而逃,结果人家直接去跳楼去了。

校长也气,更觉得把岑海心开除是正确的决定。

南大是南平市最好的大学,多少学生挤破脑袋都想进来,如今被爆出学生跳楼的消息,不管是因为什么,都值得重视。

于是,还没走出校门口的警察又被喊了回来,还被骂了一顿。

“……是让你们去解决问题的,结果人家学生转头就寻死,你们到底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赶紧回去把人劝住,局里马上派人过来。”

苦逼的两个警察只得又回去。

同样还没走出学校的记者们看着离开的警察去而复返,相互对视一眼,又出啥事了?

然后,义无反顾的跟了上去。

记者就是这样,要有敏锐的新闻洞察力,不放过任何的可能,就像是闻着肉味儿的狗。

一路上好多人都在往那边跑,记者就算了,后面跟着的那个扛摄像机的就苦逼了。

路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有人跳楼,快去看。”

“谁跳楼呀?”

“就是那个岑海心。”

“岑海心是谁呀?”

“岑海心就是那个很讨厌很虚荣很肮脏……巴拉巴拉。”

“哦,是她呀。她为什么要跳楼呀?”

“不知道,听说是被人欺负了。”

“哦。那咱们也快去看看吧。”

…………

思如坐在广播楼的栏杆上,双腿悬空,在栏杆上一荡一荡的,唇角勾起,看起来十分悠闲自在。

楼下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仰着脑袋看着广播楼顶栏杆上坐着的人影,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校长跟顾教授急匆匆的赶到,两人心里都憋着一股火。

百年南大还从没有过学生跳楼事件,现在好了,因为思如,南大要全国闻名了。

好吧,南大本来就是全国闻名的,这一次,算是锦上添花?

谁知道呢。

校长顾不得抹掉脸上的汗水,他后背发冷,事关南大的荣誉呀。

“岑,岑海心同学是吧,你坐在那里干什么,很危险的,赶快下来。”

思如看了眼校长,撇过头去,“我要跳楼呀。”

校长一噎,知道你要跳楼,但是这平静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呀。

“你……你为什么要跳楼呀,跳楼一点都不好玩,还是赶快下来吧。”

就要走过来。

思如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双手撑在栏杆上,身体已经往前面在倾斜了。校长忙止住脚步,摆着双手,“我不过去,我不过去,你别激动,千万别激动。”

校长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口水,说道,“岑同学,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说,非要……非要选择这么一种方式,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呀。”

思如看了他一眼。

“哦。”

校长:……

就这样?

他说那么长一段话就得到一个哦字。

感觉被敷衍了。

然而,还得继续劝。

“你想想,你现在才十八岁,还这么年轻,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呀,世界这么美好,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就这样结束了多可惜呀。”

思如再看他。

“哦。”

然后撇过头去。

校长:……

这让他怎么接。

尴尬症都犯了。

继续劝。

“还有你的家人,你的爸爸妈妈,他们知道了该多伤心多难过,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就这么一跳就没了。你要多为他们想想呀。”

校长说得情深意切。

思如看着他似笑非笑,“你确定?”

她要是死了,顾教授顾妈妈得拍手称好吧,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占有她的肾了。

校长擦汗的手一僵,下意识看了眼身边一脸生气的顾教授,呃,糟了,被演讲词背习惯了,出口就来,忘了岑海心的家庭情况了。

校长尴尬无比,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胳膊捅了捅顾教授,低声道,“老顾,你还不快说两句。”

顾教授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开口,“有什么事就下来说,坐在那上面像什么样子,你要让全校同学都看你笑话吗?”真是丢脸死了。

思如嗤笑一声,不再说话。

校长简直要被顾教授给气死了。

他是让他说几句软和的,先把人给劝下来再说,栏杆上那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得玩完,到时候就算不是学校的责任,但学校也脱不了关系。

名声肯定的降。

在他任期之内出现学生跳楼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他的责任,都是他管理不善,脱不了关系的。

“岑同学,顾教授也是关心你,关心你。”

校长脸上的汗流成河。

这样的关心,他自己都不信。

顾教授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担心。

思如一脸平静望着远方,手撑着栏杆,两条腿一荡一荡的。

校长看得心惊胆跳。

心里默默的数着数字,警察怎么还没来。

气氛就这么凝滞下来。

风吹干了校长脸上的汗水,校长不动声色的靠近顾教授,然而眼睛却不敢离开思如分毫。

“我说老顾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岑海心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仇人。还是你真想看到她死?”

校长是知道顾教授家里这些事的。

他跟顾教授是多年的好友,岑海心的事情很多还是他帮忙查的呢。

其实校长也不知道顾教授一家是怎么想的,就算对那个养女心疼,但也不妨碍对亲生女儿好呀,毕竟是血脉至亲,而且岑海心还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

搁谁家不是宝贝疙瘩呀。

在你家连根草都不如。

他不过是出去开了两个月的研讨会,一回来就听到学校里各种传闻,脑袋都大了,还没来得及解决,这又闹上跳楼了。

还让不让校长活了。

这年头,当个校长也这么憋屈。

真是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