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雅粉嫩的唇瓣微动,“视频里的歌是你原创的吗?”

“嗯。”韩墨淡然的回应道。

面对韩墨轻描淡写的语气,舒雅原本还有些波澜的心,已经完平静,“这个视频现在很火。”她虽然有些意外韩墨竟然会写歌,还写的这么好,可韩墨以前唱歌好听她是知道的。

韩墨对这件事并不是很在意,在他原来的世界也经常有人把录制的视频上传到网络,可能会有一些人转载,或许是正好被舒雅看到了。他轻“哦”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什么反应。

韩墨处事淡然的态度,令舒雅颇为意外,再加上之前发生的事情,舒雅下意识的凝眉,想说点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她习惯了韩墨动不动就夸夸其谈,大谈特淡自己不切实际的理想,突然间变得如此沉默低调,舒雅非常不习惯。

舒雅心里虽然有疑问却也没多说什么,这些年她已经适应将心里对韩墨的所有情感都隐藏起来,“你去网上搜一下视频吧。”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寒暄,随便说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舒雅拿着手机久久没有放回包里,她总觉得这几天韩墨和以前很不一样,虽然还没有见过面,可是说话的方式,语气,还有处事的风格变化太大了。

片刻的疑惑后,舒雅勾起了嘴角,难道这不就是她希望的么,或许韩墨真的在变好,想要开始努力了。

韩墨把手机放到一边,没太当回事,继续在记忆中搜索新的故事,第一次的《青蛙王子》只是韩墨即兴讲的,画的绘本也是一时兴起随手画的,为了逗小家伙开心而已。第二本就不能这么随意了,必须好好择选一下,好在原来世界的故事在这里都没有,而且这个世界的文化产业低迷,儿童读物也很匮乏。

叮咚,手机刚好在韩墨手边响了一下。

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推送的消息,韩墨闻声瞥了眼手机,是个视频。

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

他才想起来舒雅刚才电话里说的视频,以前这种推送的东西他都是自动忽略掉,最后一起清空,因为刚才舒雅提到了他的视频,韩墨便随手点开了消息。

前奏响起,韩墨不由一愣,这不就是自己么。

这只是一个新闻网站转载的视频,只要是为了报道这个视频在一夜之间刷爆最大视频网站C站的新闻,还配了一些网友留言的截图,韩墨都没仔细看,划了两下屏幕就算浏览完了。

他才想起来好像舒雅刚才说的也是C站,打开电脑,韩墨搜到C站,点进去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视频,因为他的视频已经被置顶了,上面大图滚动着韩墨抱着吉他的画面。

图的下方有一个小三角形是播放量,后面跟着一个数字6332.5万次。他以前没有关注过这种视频网站,不知道播放量的数字代表的差距,视线下移了一点,刚好是第二名的视频,光标稍稍移动了一下,瞬间显示了播放量3534.2。自己的视频竟然比第二多了将近一倍。排行榜上,视频题目“最牛酒吧歌手”后面写了一个紫色的“爆”字。其他后面最多写的是红色的“新”,或者红色的“热”。

主页的其他位置还围绕视频出现了几个热搜话题#寻找酒吧歌手,#那些花儿你还好吗,#那些曾经相爱,如今各奔天涯的故事……

韩墨性格本来就低调,对于这些东西比较淡然,他知道这些热度就是一时的,明天可能就会有一个新的热搜视频占据榜首,而他的《那些花儿》也很快被遗忘,人们对新鲜事物的关注度本来就很短暂,韩墨没有太多被关注后的喜悦,就像看一个普通新闻一样,看完就准备关掉电脑。

屏幕右下角提示有一封未读邮件,是快乐谷发来的,翰墨随手点开。

“韩先生您好,这里是已经制作完成的歌曲小样,金总让我发给您试听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尽快投放市场。”

想过欢乐谷办事速率高,没想到这么高,才一天的功夫,歌曲就完制作好了,想想也是,财大就气粗,只要有钱所有的程序都可以加急。

韩墨点开歌曲小样,自己唱的那部分,因为金梅的吹毛求疵已经听了很多遍,韩墨主要想听听孩子部分的童声,这个声音一听就很专业,就是太专业反而少了萱萱当初演唱时的天真烂漫。不过想想这可能也是快乐谷可以找到最好的小歌手了。

起初快乐谷希望让萱萱演唱孩子部分,还原最真实的演唱,但是被韩墨拒绝了,他不希望孩子太早的接触这些东西,虽然快乐谷说会另外加一大笔钱,韩墨想都没想直接婉拒了。

歌曲没有问题,韩墨简短的回复了邮件。

……

翌日中午

孟思已经寻找视频里的人一天一夜了,他专门派了几个人盯着网页,就等着韩墨出来,孟思就不信这么火的视频,这个歌手本人能看不见,一天手机推送不知道所少次,就算手机没看见,总能看见身边的人转载吧,就算录得不清楚,可是身边亲近的人总是能认出来吧,视频里的人绝对不会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网络上火了。

孟思太了解酒吧歌手的心境了,那都是一群怀揣梦想的疯子,即便是现在心里能沉得住,在酒吧弹唱赚钱,可谁不渴望更大的舞台,都想出名。他断定,视频里的人一定会露面,跳出来承认视频里的人就是自己。

开始孟思信心十足,时不时的询问手下人蹲点的情况,一次没有,两次没有,问了无数次都是一个结果,孟思直接把几个人大骂一通,肯定是没有仔细的看留言,信息量那么大,要丝毫没有遗漏,后来他自己也加入到筛选留言的工作中。

孟思放下手里的空咖啡杯,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家伙不回家里连电脑都没有吧,没电脑也要有手机啊,就算没手机,难道身边人也都死光了,哎呀,我的眼睛啊,眼膜,眼膜呢。”

小助理屁颠颠的赶紧拿着眼膜进了办公室,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老板,跟着老板这几年还没看他为了谁这么上过心。

“孟总,您的眼膜。”

孟思接过眼膜,心里烦躁,他就不信了,一个大活人还能蒸发了不成。

孟思撩拨了下似有似无的刘海儿,说道,“告诉他们继续给我找,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小助理点头答应着,突然手机响了,孟思最不喜欢别人跟他说话的时候手机响,所以平时小助理都是静音的,可刚刚老板叫的突然没来得及关掉声音。

音乐出来小助理心里一惊,慌忙的摸出手机准备关掉。

孟思蓦地从椅子上坐起来,“等等。”

小助理不敢动了,手机里的音乐依然播放着,“谢谢你光顾我的小怪物,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钮扣住一个家的幸福,爱着你呀风雨无阻……”

孟思难以置信的瞪圆眼睛,“快,把手机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