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王这一声惊呼,不仅害得灵义王林天受伤,同时火云王傅友更是心神大乱,被罗震用软鞭在身上抽了一记狠的!

罗震的软鞭可不是寻常软鞭,鞭身通体沉海银打造而成,抽在身上,无视元力防御,伤口深可见骨,且不易愈合!

这一鞭下去,火云王傅友的一条命就去了三四成,战力更是削弱了一半!

火云王傅友本来还想继续缠斗一番,以守为主,等野狼王和灵义王的战斗结果。

结果倒霉就倒霉在,野狼王的一声惊呼,不仅影响了火云王,同样害得灵义王差点被罗山给一刀劈成两半!

灵义王受伤,同样发出惨叫,这声惨叫害得火云王又分神看了一眼!这一分神不要紧,罗震的软鞭可是不客气,趁着灵义王分神之际!

“天罗地网!”罗震一声低喝,用出自己的绝招!

“啊!”火云王发出一声惨叫!

鞭影散去,露出中间的火云王,只见傅友浑身布满上千道细小的伤口,道道流血不止!

而火云王傅友,当场毙命!

见到傅友授首,罗震缓步逼向灵义王林天,林天心中更是慌张,本来堪堪抵挡罗山的攻势,如今更是阵脚大乱,身上又平添许多伤口,跟血人一般!

罗凡见大局已定,更是加紧对野狼王的攻势!

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

梦堂枪的幻字诀,对上野狼王这种元技模仿元兽的修者,基本上就是无解。因为对方压根就看不到如意玄元棒的运行轨迹,只能处处防御、被动防御,消耗的心神之大难以想象!而只要被梦堂枪抽冷子来一下刺字诀,就够野狼王吃一壶的!

野狼王苦苦支撑,身上平添伤口无算,“小子!我劝你现在罢手,还来得及,否则必让你悔之晚矣!”野狼王咬牙说道。

“痴心妄想!”罗凡哂笑道,“换了你,你会罢手吗?”

“啊!”又是一声惨叫传来!

野狼王忙中偷看一眼,却是灵义王林天被罗山一刀斩杀,当场毙命!

“别看了!”罗凡不紧不慢道,“光剩你自己了!”

野狼王心中暗恨,嘴上并不言语,力抵抗罗凡的攻势!

“你知道吗?”罗凡继续嘲笑道,“你们这种家伙,太老了!太惜命了!你们的一切所谓经验,都是年轻时候形成的!当你们身居高位的时候,你们开始惜命了,经历的战斗大幅度减少,而境界却扔在提升,身体却在下滑。你们过往的经验是建立在当时的境界和身体状况的基础上的,如今,经验、境界和身体,都发生了变化却不自知,生死搏杀之际,自然吃亏!”

“你说这些作甚?”野狼王咬牙说道。

“因为,你也很快就步他们后尘,我跟你说,也是让你死个明白!以后再有战斗的时候,千万别叫,害人害己啊!”罗凡苦口婆心道。

“哼!想让我死,绝不可能!”野狼王用尽力架开罗凡的如意玄元棒,趁机后退一步,跳出战圈,仰头长啸一声!

罗凡并未追赶,只是脸色古怪的看着野狼王,“你这个倒霉蛋,不是说别让你叫嘛!害人害己的玩意!”

野狼王发觉罗凡居然没有阻拦自己,不由大喜,刚想嘲弄几句,突觉胸前一冷!

他微微低头,只见一柄长枪径直穿透自己的左胸!

“你……”野狼王艰难的抬起右手,手指指向罗凡,“是故意的!”

“总算还不笨!”罗凡走到野狼王身边,伸手抓住如意玄元棒,低声嘲讽道,“你刚才是在通知人吧?这时候还敢来的,只有城卫军和城主了吧?”

野狼王已经说不出话来,嘴角汩汩冒血,嘴里嗬嗬作响,罗凡低头凑近野狼王,“这么说吧,你什么时候叫他们,就什么时候去死!所以说,以后有机会和人对战,一定要记得,千万别再叫了!”

突然,“城卫军公干,所有人员放下元器!”

“城卫军公干,所有人员放下元器!”

野狼王精神一振,罗凡低声笑道,“野狼王,走好不送!”

说罢,将如意玄元棒轻轻一抽!

野狼王如遭雷击,身体一滞,缓缓倒地,气绝身亡!

“小凡!”罗山激动叫道。

“父亲!”罗凡更是激动,两世为人,他更加珍惜家人和亲人。

两人走到一起,罗山双手放在罗凡肩膀上,用力的拍了拍,“不错!不错!比你爹出息多了!”

“这就是小凡吗?”罗震走过来。

“见过大伯!”罗凡拱手道。

“好孩子啊!好孩子啊!”罗震开心啊,有了此人加入家族比拼,至少已经稳胜一局啊!

“哥哥!”罗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看来同样经历过战斗,身上还沾着几点血迹。

“星星!”罗凡将星星抱了起来,“你也参加战斗啦?”

“对!”罗星用力的点点头,“我还伤了一个人呢!”

“哈哈,咱们的星星就是厉害!”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城卫军来了!”罗震这才想起来,“我倒要好好问问听言王关其行,这个城主坐的也太舒服了!”

“大伯,这些人呢?”罗凡指了指局促不安的三大家族的元师们。

罗震看了看,眉头微皱,右手一挥,“罗家子弟,把他们看管起来!”

“是!”罗家众人兴奋道,本以为今天是自己身死之日,没想到最后来了个大反转,而三大家族之人则面如土灰,纷纷弃了元器,双手被缚,被看管在原地。

“走吧,我们去会会这位听言王!”罗震对罗山罗凡父子二人道。

“大伯,这位城主是元王境界?”三人一同走出内堂,罗凡边走边问道。

“对!关其行是元王高阶,帝国郡城城主一般都是元王以上境界,这位听言王作为元王高阶,在灵塞城任职其实是屈才了,听说此人以前在金武府的郡城任职,犯了错误被平调到灵塞城,实际上是降职使用了,所以,他一直都想办法回到金武府。”

“明白了!”罗凡若有所思道。

“汝宁王!身在郡城,光天化日一下,你居然敢持械打斗?”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罗震三人抬头一看,拐角处过来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身后闪出一队劲装。

“这就是城卫军?”罗凡心想,“一百多名元师组成的军队,恐怕比一百名元师修者要厉害的多!”

再看为首之人,“他应该就是听言王关其行了!”罗凡如是想道,只见此人一脸威严,国字脸,双目炯炯有神,一身黄袍,黑发黑须,端的是正气凛然!

“城主大人!”罗震拱手道,“何出此言呐?”

“汝宁王,少打马虎眼!”城主关其行沉声道,“在我治下,你居然率众当街杀人!汝宁王,谁给你的胆子?就算你们青云都罗家,怕也不敢如此嚣张跋扈吧?”

罗凡一阵气愤,妈的,三大家族主动来袭、城卫军巡逻不来的事情只字不提,倒是抓住杀人的事情拿捏罗家!遂气愤道,“城主大人,我罗家也死了不少人吧?”

“大人说话,小孩子胡乱插什么嘴?家教呢?”关其行呵斥道,仔细一看,双目一眯,“原来是元王,难怪如此嚣张,少年天才,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活着的天才才是天才呐?”

不待罗凡搭话,关其行自顾的继续说道,“此次便算了,再有下次,定斩不饶!关于你们罗家死人的事情,我只能说,杀人者人恒杀之!”

“城主大人!”罗震脸色很不好看,“你几时见过把别人请到自己家里再杀人的事?为什么不是他们杀上门来,我们自卫反击呢?”

“这便是你们的狡诈之处了!”关其行愤怒道,“我之前接受到三大家族族长来信,要针对和你们罗家的生意纠纷进行商量,这种事可是好事情,谁成想城卫军告诉我,你们家门口居然死人了!我赶过来一看,真是惨不忍睹!现在,你们赶紧将三位族长放了,否则我定要当场锄奸,并上报府城城主大人,直通青云帝国!到时候恐怕影响的就是你们的青云都主脉了!”

太无耻了!罗凡心想,罗震和罗山也是气的浑身哆嗦!关其行将自己的事情摘的一干二净,又倒打一耙,脏水泼到罗家身上!

“城主大人!”罗凡气愤道,“那城卫军这段时间一直巡逻不至是什么原因?”

“我灵塞城的城防布置,还要跟你汇报不成?”关其行轻描淡写道,“行了,汝宁王,赶紧将三位家主放了,我睁只眼闭只眼,就这么着吧!”

“哼,想见他们,只怕难了!”罗震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关其行道。

“在你来之前,他们三人已经部服诛!”罗山冷冷道。

“什么?”关其行大惊,同时心里懊悔来的太晚,本来他是想来收编罗家高手的,所以迟迟未至,没想到事情来了个大反转!关其行眼珠一转,恨铁不成钢道,“你们罗家摊上大事了!此事我定会上报帝国,在此之前,为你们考虑,你们将三大家族的其他人放了吧!否则罪责更加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