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云楼里,乐声悠悠。

冬至站在大堂中间,一袭青色紧身裙,把水蛇般的腰肢展露无疑。

琴师眯眼抚琴,勾勒出一个高音。冬至微微昂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张口……

“一树红桃亚拂池,竹遮松荫晚开时。”

歌声婉转,让客人们不禁陶然。

“非因斜日无由见,不是闲人岂得知。”

冬至的嘴角微微翘起。

什么叫做名妓?

在这个文风鼎盛的时代,有人为你作出一首名篇,这才是名妓,否则你只是个玩物而已。

冬至的长处在于哪里她自己知晓,但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坏种,哪日她人老色衰,自然就成了尘埃。

但有了一首名篇就不同了,人们在提及这首诗时,就会提及作者,以及她这个受益者。

“寒地生材遗校易,贫家养女嫁常迟。”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客人们摇头晃脑的发出了低叹。

“好诗!”

“这首诗让某想到了春日,那桃花开遍山野,灼灼……灼灼啊!”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某想起了那年桃花下的女人,某错过了她!”

“住口!”这人大哭打扰了众人听歌,有人就瞪了他一眼。

“冬至哭了。”有人惊讶的发现冬至哽咽了,以至于不能往下唱。

那个先前嚎啕大哭的男子抹去泪水,叹道:“寒地生材遗校易,贫家养女嫁常迟。冬至是寒门出身,家贫难嫁女,以至于为妓。这首诗简直就是为她量身而作,你让她如何不哭。”

众人点头,“那人大才!”

“据闻是随口就作了出来,长安城中有这等捷才的某却不知是谁。”

“是谁作的?”

这个问题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转悠着。

冬至吸吸鼻子,深吸一口气,唱道:“春深欲落谁怜惜,贾文书来折一枝。”

她福身,众人呆滞了一瞬。

“贾文书……谁?”有人茫然。

那个大哭的男子怔了一下,一拍大腿,“贾文书,可是百骑的那个扫把星?”

有了这首诗之后,冬至的身价就不同了。她再福身,“正是贾郎君,不过奴不知他是什么扫把星,只知他是奴的福星和恩人,人称百骑之虎。”

众人愕然。

“那贾平安竟然有这等诗才?”

“红豆就是他作的,那雅香凭着这首诗名气大增。”

大哭的男子再拍大腿,“这等大才,为何不与某同嫖?某与他联床夜话,何等的快哉!”

坐在身边的同伴指指自己的大腿,“拍你自己的可好?”

大哭男愕然,第三次就拍了自己的大腿,“嗷……”

……

五香楼,雅香躺在床榻上,听着侍女在念诵着……

“寒地生材遗校易,贫家养女嫁常迟。春深欲落谁怜惜,贾文书来折一枝”

雅香听到这里,只觉得胸口那里酸的发烫。

“贾文书来折一枝,我千肯万肯,他却不肯折了我这朵花。”

雅香翻身过去,高涨的臀儿颤颤巍巍的。

她双手托腮,眼中的愁绪越发的多了。

侍女也很忧愁,“那冬至听说很骚呢!男人都喜欢。娘子,不是我说你,女人不骚,男人兴致不高……他们都说要骚起来才好。”

“骚……”雅香趴在锦被上,呜呜呜的发泄了一下,然后抬头,“可我只想对他发骚……”

……

贾平安在长安城里转悠,并非是闲的蛋疼,而是担心自己被报复。

他转悠了小半个长安城,一路上买了些杂物,因为不是高官,所以路上遇到了几个金吾卫的人也当做是没看到。

“做高官有啥意思?出门买东西不行,路上吃东西不行,看到就弹劾。”

贾平安真的不理解这个规矩的出发点,你说是歧视商人吧,那在路上吃东西和商人有屁关系?

你若是高官,早上要迟到了,急着赶去单位,可肚皮饿咋办?对不起,除非你从家里带了食物来,否则你就饿到中午吧。但凡敢在路上买东西,敢在路上吃东西,一律弹劾不解释。

一路溜达,贾平安没发现跟踪者,心中不禁暗爽。

当看到朱雀门时,贾平安也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马车,嚣张的停在大门侧面,只是这次没有震动。

高阳那个疯女人来干啥?

贾平安目不斜视,心中念着额米豆腐往里去。

“贾郎……君。”

这个婉转的声音差点把贾平安吓尿了。

这是高阳?

他决定不搭理。

噗!

有人从车里跳下来了,接着疾步而来。

大姐,这里是皇城外,要脸的好不好?

贾平安担心她拉扯难看,就止步转身,微笑……

“咦……”

我去。

追来的竟然是个男人,不过仔细一看,才发现就是女扮男装的高阳。

大哥,别过来。

贾平安一脸纠结的迎过去。

“见过公主。”

高阳止步,胸脯因为喘息颤颤巍巍的,她拍了拍,就更颤颤巍巍了,怒道:“房遗爱说要和我和离,你说那个狗东西可是想死?”

我去!

房二这是怒发冲冠凭栏处了?

还是觉着青青草原顶在头上不爽,要掀翻高阳这匹野马。

“哈哈哈哈……”

贾平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大笑。

高阳看着他,渐渐平静。

“哈哈哈哈……”

高阳依旧。

笑声渐渐停息。

高阳这才淡淡的道:“他不是我的良人。”

哥也不是。

所以你别打哥的主意。

高阳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情绪高涨,胸脯也在高涨,“那个贱人看到我就软骨头,低三下四的,这等男人岂能入了我的眼?”

不但没法入了你的眼,也没法……

“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公主,随缘罢了,阿弥陀佛。”

贾平安双手合十,转身进了朱雀门。

高阳一怔,然后呸了一口,“宝相庄严的,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他要做了和尚。不过,若他是和尚……”

高阳霞飞双颊,眼睛里仿佛能滴出水来,“要不,把他剃度了?怕是不行,他是硬汉,只是吃软,不吃硬。”

特殊的癖好啊!

她回到马车上,随行的侍女靠近马车说道:“公主,驸马是喝多了说胡话。”

“我知道他喝多了。”高阳坐在马车里,傲娇的道:“不过他既然说了,我便成他,去告诉他,和离吧。”

侍女苦笑:“公主,皇家哪有和离的公主。”

“若是没有,那便从我开始。”

傲娇的高阳冷冷的道:“他但凡有贾平安的半点硬气,不喝酒时敢和我说和离,我也不会这般待他。”

侍女想了想贾平安对高阳的强硬态度,不禁赞道:“那贾文书……果然硬气。”

车里的高阳呸了一下,面带红晕,“这等昏话对谁都好说,莫要说他。”

侍女心中讶然,觉得公主怕不是痴了。

……

贾平安进了百骑,觉得有些奇怪。

“人呢?”

卧槽!

百骑里静悄悄的,一点儿人气都没有。

他站在那里,觉得自己怕不是又穿越了。

“校尉!”

贾平安有些心慌。

“包东!雷洪!”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后,从百骑各处涌出了数十人来,为首的就是唐旭。

“某说想给你个惊喜,怎地,竟然害怕了?”

唐旭大笑着。

“兄弟们,说话!”他拍拍手,众人站好,拱手,齐声说道:“百骑之虎!”

贾平安拱手,心中大安,“什么百骑之虎,说笑的,说笑的。”

唐旭瞪眼,“什么说笑的?此次若非是你,咱们百骑就把事情办砸了。某说的,此后你就是咱们百骑之虎,谁不同意?”

众人振臂高喊,“百骑之虎。”

“过誉了,过誉了。”贾师傅觉得这个名号真心不好,百骑之虎……百思不得骑虎,还是什么?

“今日为了庆祝小贾成名,某请客去五香楼,老邵付钱。”

贱人!

本来在含笑看着这一幕的邵鹏怒了。

“咱说的请客,只是请一人。”

特么的,所谓百骑,就是上百人。这里有数十人,若是部请……

老子的私房钱可还有?

邵鹏真的怒了。

“回头咱弄你的俸禄!”作为监控百骑的内侍,邵鹏有打小报告的权利,到时候他就盯着唐旭打,打打打……把他的俸禄打没了。

唐旭面色一变,“罢了,某出三成。”

“贱人,最少五成。”

“狗内侍,那你别去。”唐旭觉得少一人就少一份开销。

嗯……

邵鹏想起了青楼的有趣,不禁踌躇了。

出发!

时辰一到,百骑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与此同时,一匹快马进了皇城。

“吐蕃得知先帝驾崩,派了使团来吊唁,说是让咱们去迎接。”

……

五香楼,雅香恹恹的躺在床上,老鸨就在边上苦口婆心的劝说,“去唱几首诗就好了,那些客人丢钱如尿崩,爽快的很,到时候你挣钱,我也挣钱,不香吗?”

雅香摇头,懒洋洋的道:“今日我身子不好,就算是宰相们来了我也不去。”

“你的月信也不是这几日……”见她态度坚决,老鸨也不想得罪这棵摇钱树,就叹道:“罢了罢了,你好生歇息,明日……”

“娘子,来了好些人,说是百骑的。”

老鸨心中一喜,“快快快,让她们都打扮起来。”

她急匆匆的出去,才到门口,就听到了蹦跶的声音。

回过头,老鸨惊讶的道:“你不是身子不适吗?”

雅香已经蹦了起来,正在飞快的梳妆。

她嘴唇抿着胭脂纸,元气满满。

木啊……

她双手在弄头发,张开嘴,胭脂纸落下,这才说话,“我又好了。”

贾师傅这个神医来了,她怎能不好?

……

这次谁求票?贾师傅?还是贾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