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陆隐融入的这个修炼者已经算比较厉害的了,却也不是灵阙的对手。

但第六大陆对第五大陆修炼者优势确实太大了,先天的压制加上印照,如果不是这些,此人连灵阙一刀都接不住。

而今,凭着各种优势,灵阙都被围攻,陷入生死边缘。

如果陆隐没有融入此人体内,灵阙必死无疑,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但现在不同了。

陆隐一步步接近灵阙。

灵阙闭上双眼,随后睁开,留恋的看着星空,“老子的后援团,没了,可惜,看不到老子最后一面了”。

陆隐无语,到现在,这家伙还想着后援团,说起来,那个后援团给陆隐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来吧,就算死,老子也可以拉你垫背”灵阙大喝,仰头盯着陆隐融入的修炼者,目光傲然,“你们这些第六大陆的废物早晚被我们超越,还是那个人说得对,你们都是固有修炼体系的奴隶”。

陆隐眼睛眯起,这句话是当初灵宫与血疯子一战时说过的。

“我被你感动了,来吧,杀了我”陆隐开口了,真挚的看着灵阙。

灵阙一愣,“你说什么?”。

陆隐正气道,“你说的不错,我们第六大陆都是废物,你厉害,你说的话感动我了,来吧,杀了我”。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

灵阙眨了眨眼,“我说什么了?”。

“杀了我”陆隐大喝。

灵阙脸皮一抽,“你,疯了?”。

“我让你杀了我,我被你感动了”陆隐大声道。

灵阙咽了咽口水,有点懵了,他刚刚说什么了?

陆隐等不及了,拖得时间越久,消耗的星能晶髓越多,他现在可不想消耗太多星能晶髓,否则毒药效果提升不上去,影响的是边境防御问题。

陆隐突然对灵阙出手,提起刀就斩下。

灵阙下意识避开,巨阙刀甩出,融入虚空,随后,陆隐融入的那个修炼者脖颈裂开,彻底死亡。

灵阙嘴张大,他刚刚那一击速度不快啊,他也没力气了,按理说此人可以躲开的,印照呢?武印呢?都没用,奇怪,难道真是被自己感动了?

灵阙感觉自己发现了新天地,他觉得以后跟别人战斗,要不要先说点什么,说不定就能感动别人,对了,自己刚刚说什么了?

大木岩区,陆隐陡然睁眼,下意识捂住脖颈,摸了摸,没事。

刚刚一刹那,他体会到了喉咙被隔开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爽,而且还是被灵阙割开的。

他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回到自己身体后,体内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一样,但又没什么变化,摇摇头,不多想了,连忙查看凝空戒,松口气,还好,只消耗了两万多立方星能晶髓。

也对,这里距离混乱流界其实并不远,相隔一道星河和坠星海,直线距离不算长,再加上融入的时间极短,消耗这么多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融入的人实力很低,消耗还会更少。

恢复骰子,陆隐一指点出,突然间,场域内,他感知到琼熙儿,维容还有竹三的身影,暗暗着急,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如果摇到三点就浪费了。

还好,骰子停止,出现的点数是——五。

五点,一个看似有用,实则又没用的点数,可以借用他人天赋,但条件是必须在十秒内触碰到被借用的人,他之前摇到这个点数借用过那只一脚踩懵九头暴猿的兔子的雷电,利用雷电杀死了袭击他的强者,也借用了鬼侯的阴影天赋,现在嘛,也不能浪费。

十秒,足够了,想着,陆隐身影消失。

黑火岩陆地上,琼熙儿三人朝着陆隐所在地而去,“那家伙确定在这里?”竹三抱怨问道。

维容看向四周,他来找陆隐是想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办法反击,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永远的防守,一直防守,总会被打破。

之前千戎疆域面临东疆联盟袭击,差距同样极大,他也有办法拖延时间,甚至最后将维家保下来,此次面对第六大陆进攻,差距再大也肯定有机会。

而如今能跟他商量的只有陆隐和琼熙儿。

琼熙儿正飞着,身旁,陆隐突然出现,一手按在琼熙儿肩膀上,“找我?”。

陆隐的突然出现差点没把琼熙儿吓死,也吓了维容一跳,他现在很慌,作为智者,死在战场上就太憋屈了。

琼熙儿呆呆望着陆隐,目光落在陆隐按住她肩膀的手上,目光怪异。

陆隐抿了抿嘴,收回手,“抱歉,看到故人,有点开心”。

身后,竹三怒了,对着陆隐屁股就是一脚,不过被陆隐躲了过去。

“姓陆的,朋友妻,不可欺,你这混蛋之前答应我的”竹三大喊。

陆隐翻白眼,“放心,我对她不感兴趣”。

琼熙儿挑眉,“什么意思?说清楚”。

“对啊,你什么意思?我们家熙儿不迷人吗?”竹三瞪着陆隐。

陆隐无语,“好吧,她迷人”。

竹三眼睛顿时充血了,“我就说你要跟我抢熙儿,你这混蛋”。

“行了,别吵了,陆兄,我们找你有正事”维容对陆隐道。

陆隐点头,“说吧”。

维容看了看四周,降落了下去。

陆隐也降落。

琼熙儿拍了拍肩膀,诡异看着陆隐,这家伙举止很奇怪。

竹三死盯着陆隐,一副防贼的样子。

“陆兄,你觉得为什么第六大陆专门进攻大木岩区?”维容问道。

这个问题陆隐自然考虑过,他也有了猜测,但没有说,“我刚来,对这里还不太了解,维兄觉得呢?”。

维容道,“陆兄可知,箭山老祖一箭射杀一名第六大陆星使级别的强者,也就是他们说的,印照者”。

陆隐点头。

“第六大陆实力很强,再加上奇特的印照,血脉,同级之中绝对不弱,据我所知,箭山老祖与那位被杀的印照者交过手,并没有占优势,何况当时有两名印照者,能一箭射杀,陆兄不觉得奇怪吗?”维容道。

琼熙儿不耐烦,“你说话干脆点,急死人了,我来说”,说着,道,“我们分析,箭山老祖能射杀印照者并非靠的本身实力,很有可能靠的是那支箭,而那支箭,非同凡响”。

陆隐道,“可据我所知,箭山老祖射出的一箭被元师转移了方向,说不定其中加持了元师的力量,这才能射杀印照者”。

“元师之所以转移方向,是因为那一箭的目标,是莫江老祖”维容郑重道。

琼熙儿接话,“箭山老祖不蠢,他敢瞄准莫江老祖,证明有一定的把握,莫江老祖可不是印照者,而是超越印照者层次的宇之印照者,换算成战力,超越八十万,这都能有把握,更能证明那支箭的非凡,而那支箭,被那个叫晏晟的印照者抢走了,所以我们猜测,第六大陆频繁进攻大木岩区,要么是为了死去的那名印照者报仇,要么,就是因为箭山老祖的箭”。

陆隐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猜的不错,太摩殿传承的三支箭很有可能来自第六大陆,箭山老祖说过,说陆隐接触过与那三支箭类似的箭意,这股箭意,来自真武夜王,而真武夜王的箭技,来自道源宗废墟,还曾对武太白说过,箭技就是第六大陆的。

晏晟很有可能认出了箭的来历,不仅把箭抢走,还想得到更多。

“陆兄,你觉得呢?”维容看着陆隐问道。

陆隐不能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只是道,“你们猜的很对,不过猜出来又如何,改变不了战局”。

“能改变”维容自信。

陆隐目光一闪,他都忘了,眼前这两个可是跟王文齐名的,尤其是维容,千戎疆域战争差距那么大,他都能硬生生拖下来,“你有什么办法?”。

维容与琼熙儿对视,“想要重创第六大陆我们可以做到,但最麻烦的就是一旦重创第六大陆,接踵而来的或许就是更强的援军,不知是福是祸”。

“就算不重创这些人,他们的援军肯定也会来好不好”竹三翻白眼。

琼熙儿拍了一下竹三额头,“说的不错”。

竹三憋屈。

陆隐看着维容。

维容目光深邃,“陆兄,可还记得,焢?”。

陆隐目光一亮,他差点忘了,对啊,还有焢。

“此等战争,荣耀殿堂不可能不用焢,之所以没用,是还没想到合适的用法,我们既然猜出来第六大陆的目标,那就简单了,以箭山老祖为饵,用焢炸死他们”维容昂首。

竹三惊骇,“你疯了,那可是箭山老祖,别乱说”。

陆隐也惊叹,箭山老祖可是星使,此人胆子真够大的,连星使都能当诱饵,但不得不说应该有效,第六大陆那些强者应该都盯着箭山老祖呢,箭山老祖确实是最佳诱饵。

维容没理会竹三的大喊大叫,只是盯着陆隐,想从陆隐眼中看出什么。

陆隐道,“一切只是猜测,但不妨一试,你们来找我是想让我跟箭山老祖还有荣耀殿堂说吧”。

维容点头,“没办法,以我们的身份很难与荣耀殿堂和箭山老祖沟通,只有陆兄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