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向日龙只是想给点小教训,将反震力朝四面八方散去,否则将反震力集中在郑永宁双掌上,马上就能废了他的手。

这个郑永宁的水平真的上不了台面,鸿蒙崖双绝烈焰掌和寒冰掌走得是极端两面的矛盾及双融,一阳一锐,锐不可挡,双掌齐出更是拥有崩毁一切的威力。

眉千笑知道鸿蒙崖的情况也是听他师傅说的。他师傅经常无聊的时候就往鸿蒙崖那跑,鸿蒙崖是一个较为避世的门派,人数不多,掌门还是个寡妇……别误会,鸿蒙崖的掌门是个清修之人,第一次见到他师傅就知道自己与他不是一路人,他师傅还没能耍手段提出借钱的话就被揍了。这一揍竟然揍觉醒了他师傅的抖之魂,以后每隔几个月觉得欠揍就过去找揍,还说什么很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超棒的嘿嘿嘿……直到眉千笑终于有一天明白“冰火两重天”竟然是一种特殊服务的招式,眉千笑才彻底觉得这个师傅是没救了。

郑永宁使用出来的双龙出海连他们掌门一成的威力都没有,这样的水平还真是别出来了,回鸿蒙崖多练几年去。巨辱上司对于你来说还早了点,交给哥来承受吧!

郑永宁虽然手没废,但超负荷使用武功,受了不小的伤,被送去后边做包扎去了。

其他人一看才明白这个考试并不简单,刚才郑永宁的三掌比在场许多人都强悍,但那向日龙竟然连身体都没有晃一下。而且对方只是随意往那一站而已马步都没有摆出来,没出力呢。

有前车之鉴,接下来再上的人没有留力,原本以为可以出三招似乎挺足够了,现在发现三招连给人家抓痒都算不上。从第一招开始就用尽力,千万不要怕伤着他,有兵器的拿兵器,没兵器的也尽量想办法弄点兵器。

刀劈剑砍,鞭抽枪捅,各位侠士部亮出自己的杀手锏,但普通招数都拿这“锦衣金刚”没办法。后来有侠士开始用上脑子了,专攻下肢。就算是外功高手,下肢通常也要比躯干要弱。又或者能把下肢打得失重心,让向日龙动几步,也算是大成功。可惜向日龙外功已经修炼大成,身上下都没有弱点,而且内功也稍有所成,一身罡气加体更是硬如钻石。大腿小腿脚趾头任由他们砍断剑劈断刀,纹丝不动。

还有用枪的侠士三招专攻一点,打算以点破面。这个想法眉千笑觉得不错,是一个破铁布衫的好办法。其实要以巧破铁布衫最好的方法就是以点破面,攻在对方铁布衫气弱之点,任何硬体武功皆有一个气弱之点,也叫做罩门。但是对于练硬体武功的武士来说,自身的罩门是天大的秘密,就连传授武艺的师父都不让知道,别人想知道很难。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点破面攻击自己觉得顺手的位置。

考察慢慢去到最后,剩下没几个人,眉千笑觉得今天这一场比试恐怕没有人能撼动得了向日龙。

接下来上去那位,竟然是一位妙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身材该细的细该凸的凸,由于衣着比较宽松看不到特别出彩之处。但是从露出来的雪白藕臂和白嫩脖子能看出,该少女黑衣之下的凝脂肌肤有多诱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女子戴着一张半脸大小的雪白面具,只露出鲜艳朱唇和尖细的下巴。

可惜了,那半脸面具无法遮掩住所有瑕疵,如爬山虎般蔓延的伤痕露出了一些在面具之外,看疤痕的形状似乎是烫伤。面具之下是一张被毁容的脸。

粉艳美眉粉面笑脸俏媚迷人

“在下听风,指挥同知请赐教!”少女的声音如风铃随风响,叮铃叮铃响不停,欢快的声音让人听了不自觉心情愉快。

眉千笑忍不住笑了笑,大好年华的女孩子本应最珍贵自己的容颜,但这少女失去了容貌竟然还能无忧无虑纯真天然,当真值得敬佩和尊重。

“请!”向日龙依然保持随意站立的姿势,没人发现他眼神悄悄往李梦瑶那边飘了一眼。

李梦瑶看到了,但是依然优哉游哉地啃瓜子。这么点小事有什么好弄眼神交汇的?办不好比办好还难。

听风抽出腰间长剑,随意耍了一个剑花,顿时剑影重重。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这样,练武专往花俏的练,好看是好看,但不实用……她的剑法看起来有些造诣,比这里许多人都厉害了,比那个郑永宁稍微差了一点。

她聚气身力气,朝着向日龙肚脐眼刺了过去。这想法是好的,但是……如果这么简单就破掉铁布衫,那向日龙真是白练这外功……

我了个大去!

向日龙被刺了一剑后竟然捂着肚脐眼往后飞起一个大空翻,重重摔落地上,吱吱格格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我那里怕痒!”

毕竟一个穿着小短裤的肌肉裸男在地上笑着打滚画面还是挺辣眼睛的,所以大家都觉得眼睛有点疼。

唯独眉千笑一脸惊讶……你妹的放水放那么明显的吗!

李梦瑶啃着的瓜子直接喷了出来,大哥你有事吗?你随便晃半步就得了,搞个蠢驴打滚搞啥呢?

李梦瑶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手下猛人如云,但就是没有几个脑子好使。突然,毫无预兆地,她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伶牙俐齿一脸穷酸相的马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