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月光洒在玉虚峰半山腰,往日的玉虚峰,到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陷入一片宁静,但是今日的玉虚峰半山腰,却热闹非凡,灯火通明。

叶朝天手下的五千大军,被分成了五批,徒步向玉虚峰半山腰而去。

现在的玉虚殿,已经成了凌霄派的宗门大殿,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这也是几天前玉虚峰重新规划后的事。

重建之后的玉虚峰,半山腰处建起了一座玉虚别院,接待朝拜进香的人。

最近几天,玉虚山附近的村民过来进香朝拜,去的都是玉虚别院。

玉虚别院面积不小,可以同时接纳千人一起朝拜,院子内的东西两侧,有四个功德箱,用来收取香油钱,当然只能用来收取元石,所以普通的朝拜之人也用不上,他们可没那么多元石投掷。

别看这四个功德箱小,因为投掷其中的元石直接被系统给收掉了,因此他们就像无底洞一样,怎么也填不满。

除了这四个功德箱之外,玉虚别院的主殿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香炉,昼夜不息的冒着潺潺香气。

虽然每次都上来一千人进香,但是叶朝天带来的这些军卒,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军士,纵然肉身强大,想要从玉虚峰上走到半山腰处的玉虚别院,也要花费不断的时间,因此直到半夜,五千人才部完成了进香。

……

子夜时分,沈羽正坐在望雪峰的卧室中修炼,他将洛雅安排在了隔壁的房间以后,便暂时没有再管她。

至于她那三个弟子,可没有洛雅这么好的待遇了,沈羽直接把他们三个仍在接引台了,洛雅也没意见。

小酒窝美女的夏日游玩图片清纯可人

其实商章等人并不同意,将洛雅安置在望雪峰的,毕竟望雪峰上没有其他人,让一个敌我不明的强大女人,跟沈羽近乎单独住在一起,万一她起了什么歹心,沈羽的这些下属鞭长莫及。

不过沈羽却不在意,像洛雅这样的强者,真想对沈羽下手的话,商章等人就算在,也无济于事。

过了子时以后,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沈羽,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恭喜宿主累计获得一万信仰值,激活新功能:杀敌获取经验。”

“杀敌获取经验功能,只要宿主杀死对自己有强烈敌意的人,便可以根据敌人的修为,获取相应的经验值。”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宿主便可以进行无障碍升级。”

我擦,这个功能牛逼了,那岂不是说,以后我只要杀人,就可以提升修为了,再也不用枯燥的修炼了?

沈羽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等到一万信仰值的时刻,看看系统能开启什么样的新功能。

果然,这个新功能没有让他失望。

叶朝天这次带来的五千士兵,一共给沈羽带来了五千信仰值,加上之前已经累计的七千信仰值,此刻他现在已经有一万两千信仰值了,这下他终于可以进行一次一万信仰值的召唤了。

凌霄老祖保佑,一定要让我一次就抽到元婴期强者。

沈羽在心中默默祈祷了一番,然后道:“系统,花费一万信仰值,进行一次召唤!”

“叮,一万信仰值扣除成功,现在开始进行召唤!”

“叮,召唤完成,恭喜宿主成功召唤到黑白无常!”

“修为:元婴中期!”

“特殊属性:黑白无常合力,可增加战力值,战斗力逼近元婴后期!”

卧榻,我一定是踩了狗屎运了,这份礼真特么大!

沈羽本来只想召唤到一个元婴强者就好了,但是系统直接给他来了一对元婴期,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黑白无常,亦称无常,是华夏传统文化中的一对神祗,也是最有名气的鬼差,此二神手执脚镣手铐,专职缉拿鬼魂、协助赏善罚恶,也常为阎罗王、城隍、东岳大帝等冥界神明的部将。

而且二人也是传说中的十大阴帅之二,这十大阴帅分别为鬼王、日游、夜游、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他们各尽其长、各带其兵、各惩其恶、各报其功,无论造孽作恶的鬼魂有多大本领,即使能上天、能入地,都难逃过他们的手掌,黑白无常的实力由此可见一般。

当然,和华夏历史上的那些大神比起来,黑白无常还是弱了一点。

就像在白娘子传奇中,黑白无常就算联手,也不是元婴期妖王的白娘子的对手,不过对于现在的沈羽的来说,黑白无常的实力已经够用了。

召唤到黑白无常以后,仅仅过了十秒钟的时间,沈羽的房间中便立刻阴风大座,连空气在一瞬间变的阴冷起来。

沈羽的心也随之变的紧张起来,虽然现在的沈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对于传说中的鬼差,还是有所忌惮的。

前世生活在科学大旗下的沈羽,从来都不信鬼神之说的,没想到黑白无常还真的存在。

又有几个人不怕鬼呢?

就在这时,鬼号之声响起,两道阴冷沙哑的声音,在沈羽耳边响起:“黑白无常,见过掌门。”

沈羽猛地打了个机灵,然后便看到漆黑的房间中,黑白无常正并肩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

看到这两个鬼差的一瞬间,沈羽先是生出了一身冷汗,很快便又恢复了淡定,细细打量起了这两个恐怖的家伙。

白无常名为谢必安,属阳,只见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其头上官帽写有一见生财四字,予感谢并对恭敬神明之人以好运,他的脸上也挂着笑容,白无常被尊之曰“活无常“,“白爷“等,对男性吸其阴魂,对女性散其阴魄。

黑无常名为范无救,属阴,只见他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意为对违抗法令身负罪过者一概无赦,黑无常被尊之曰“矮爷“或“黑爷“,对女性吸其阳魂,对男性散其阳魄。

这二人的确和传说中的一样,都手持脚镣手扣,缉拿亡者魂魄。

沈羽稳定了一下心神,从练功榻上站起来,淡定的道:“黑白无常,我等你们好久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