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峰站在陈平身后,点点头,嗯了声,道:“是的,少主。”

陈平抬头望天,心中惊颤!

陈氏居然拥有自己独立的门!

连一国才能掌控的门,陈氏居然自己拥有!

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陈平此刻觉得自己无比的弱小和茫然,他对父亲了解的太少了。

“进入过这扇门后吗?”陈平再问。

韩峰摇头,道:“陈氏的门,和其他门有些不一样,非陈氏人,没有资格进去。”

“钥匙呢?”

陈平扭头,有些诧异的望着韩峰。

韩峰笑了笑,道:“陈氏人,就是这扇门的钥匙。”

俏皮可爱女仆装少女清新写真图片

什么?

陈平震惊了!

其他门都需要所谓的钥匙,只有这扇门,居然只有陈氏的人才能进入?

沉默了片刻后,陈平再问:“父亲为何一直瞒着我?”

“还不是时候,门的隐秘过于重大,这个世界上,知道陈氏拥有一扇门的人,屈指可数。这也是为什么各国举力寻找第四扇门的原因。”

“当然,这个秘密也快瞒不住了,已经有人揣测到了第四扇门在陈氏。”

“主公这次让我带您回去,就是有关门的事情,要交代少主。”

韩峰说完,房间内的气氛也就沉闷了下来。

陈平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眉沉思,半晌之后,他才问道:“母亲的意外,和门有关吗?”

韩峰眉头一簇,看着陈平的眼睛,而后点头道:“有关。”

呼。

陈平深呼吸了一口气,果然,自己没猜错。

“是谁?”陈平追问道,眼中有些泛红。

韩峰摇摇头道;“少主,这件事主公交代过,时间到了,自然会知道。”

咯吱!

陈平裤兜里的拳头捏紧,愤怒道:“时间时间,为什么他每次都说时间!他到底在做些什么,我是他儿子,那是他老婆,他不是陈氏的家主么,陈氏不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家族么,他不是什么九州什么门的天纵奇才么!为什么连自己老婆的意外,他都不敢去查!”

陈平怒了!

这是他积压在心口十几年来的委屈和愤怒!

他恨父亲!

他厌倦了在那个家族的各种明争暗斗!

“少主,其实主公他有不得已的苦衷……”韩峰解释道。

“够了!我不要听!这件事,我会自己查下去!”

说罢,陈平怒然转身,离开了房间。

韩峰站在窗口,望着下方落寞走远的背影,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恭敬道:“主公,少主已经了解了门,不过,他对主母的意外耿耿于怀,似乎更加恨,您是不是应该告诉他真相了……”

电话那头,苍老的声音伴随着咳嗽声传来,道:“让他恨吧,还不是时候,背地里的那些老家伙们蠢蠢欲动,这个时候让他知道,对他,对江婉,对我孙女和未出世的孩子都不利。”

“可是主公,门要关闭了,您已经没法再进去了,要是少主不回去打开门,这一关上,就是二十年啊。”

韩峰着急道。

“我知道,找个时间,带他回来吧。”

电话挂断了。

视线回到海边一处临海别墅,这里戒备森严,整栋别墅都显得异常的戒严。

四周,更是有不断巡逻的全副武装的护卫,近海,还有游艇和战船,天空不时的还有直升机盘旋巡逻。

可以说,护卫的非常严密。

此刻,别墅正厅内,邢越胸腹部已经缠上了绷带,单膝跪在地上。

他脸上的面具已经拿下了,半张脸很是难看,就好像烧焦了一般。

关于这个秘密,只有他和前代至尊知道。

邢越进入门后,因为贪念,被责罚了,毁了半张脸。

他跟前,一位穿着睡袍的老者,正是前代至尊,正拄着拐杖,面色难看的盯着他喝道:“可知罪?!”

邢越闷头道:“属下知罪,请主公责罚!”

砰!

前代至尊直接扬起手中的拐杖,重重的砸在邢越的肩头,呵斥道:“让去拿东西,没叫伤人!周昌平好歹和我是故交,他死了,我理应去上柱香,这么做,让我怎么做人?”

邢越闷头道:“属下知错。”

前代至尊坐会沙发上,喘了几口粗气,而后寒声道:“起来吧,东西拿到了吗?”

邢越起身,摇摇头道:“没拿到,意外的杀出个韩峰。”

“韩峰?”

前代至尊听到这名字,白眉一簇,满脸寒意,眼中跳动着寒意,道:“陈天修好手段啊,居然让韩峰亲自来了。”

“主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邢越问道。

前代至尊想了想,道:“后天就是世界擂台赛了,带些人过去看看,要是有机会的话,去上江把陈平的老婆和孩子接过来,再邀请他来这里。”

“属下明白。”邢越点头,躬身退出了大厅。

直到邢越离开后,有守卫进来通报:“至尊,云家的云静求见。”

“让她进来吧。”前代至尊淡淡的说道。

不一会儿,云静一身白色的风衣,身材高挑且优雅的走进大厅,踩着黑色的长筒靴,里面搭配着黑色的镂空及膝长裙,显得很是知性。

“云静见过至尊大人。”

云静躬身屈膝道。

其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灰色布衫的老者,正是云家家主云永昌身边的那位贴身护卫,云鹤。

“陈夫人好久不见啊,上次山庄一别,已有数月。”

前代至尊眯眼笑了笑,示意云静坐下。

云静坐在沙发一侧,将风衣遮住白皙的玉腿,笑了笑道:“至尊大人说笑了,这次过来,我想请至尊大人帮我一个忙。”

“陈夫人,我们之间是合作关系,有什么困难,我当然会帮。”前代至尊继续笑眯眯的说道。

云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道:“我想请至尊大人调遣甲字营包围天心岛。”

闻言,整个大厅内的气温迅速冷了下来。

前代至尊一双混沌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云静,道:“为何?”

“韩峰不在,这是云家的一个机会,也是至尊大人的一个机会。”云静回道。

前代至尊思考了一会儿,而后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示意大厅内的下人退开。

云静这边也是看了眼身侧的云鹤,小声道了句:“先去外面等我。”

“是,小姐。”云鹤离开了大厅。

整个大厅迅速清空,就剩下前代至尊和云静。

“能给我什么?”前代至尊忽的问道。

云静回道:“陈氏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