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中,顿时陷入到了一种非常尴尬的氛围中。

李墨坐在沙发上,摸着鼻子,似乎在做某项研究,苏月晴坐在床边,一脸羞红,想起方才自己的动作与叫声,便脖子发烫,自己怎么兴奋成那样了?

“李墨,给我买衣服去,我不能总穿着你的衣服吧!”苏月晴咬着下唇道。

“嗯,好好!”李墨连忙站了起来,问道,“要多买两套吗?”

“买一套就行了,还有内衣内裤!”苏月晴道。

“内衣买多大的,好像是b吧!”李墨不经意道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苏月晴问道,然后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愣。

“我……我猜的,那我先走了!”李墨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跑出了房间中,方才苏月晴骑在他身上晃动时,宽大的短袖纷飞,他不经意给看光了,所以才知道,不过这一定不能说出来。

苏月晴看着李墨跑了出去,露出又羞又怒的神色,“竟然被这李墨给看光了,不过,似乎也不能怪他,好像都是我主动的,哎呀,想什么呢?不过,他人还不错,一般男人见到我这个样子,早就扑倒了!”

李墨跑出了小院,长呼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刚才有些尴尬,不过好在出来了。

他来到了外面一家内衣店,随便选了一套后,立刻走了出去,夏天的一副非常好买,李墨虽然没有给女生买过,但随便选了一套自己觉得好看一点的裙子,便提着走了回来。

回到家中,将衣服递给了苏月晴后,又被苏月晴赶了出来,一人尴尬的坐在房中的客厅中。

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

“喂,没想到你虽又穷又吊丝,但那方面挺厉害的啊!”许萌探出头来,打量着李墨的下面。

“不是你想的那样!”李墨解释了一句。

“李墨,她是你女朋友吗?”潇潇将门打开,看着李墨问道。

“不是我女朋友,是我病人,带回家治病的!”李墨道。

“哟?病人啊?我没见过治病治的那么爽的病人,那叫声,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且你们的姿势不错哦?”许萌露出不屑之色,敢坐不敢承认,还在骗自己医生病人。

“原来是你们在偷看!”李墨皱眉道。

“没有,刚才我们在看苏月晴的演唱会,忽然你那边的的声音传来,我们就好奇了一下……”潇潇的声音越说越低,显然又想起刚才的激烈画面,脸红了起来。

“你说什么?苏月晴的演唱会?苏月晴她很有名气吗?”李墨问道。

“果然是吊丝,土包子,连苏月晴都不知道!”许萌不屑的摇头道。

“苏月晴你都不知道吗?”潇潇也睁大了眼睛,露出崇拜之色,“苏月晴又漂亮又有才华,唱歌又好听,是新生代超人气偶像,国粉丝超过了一亿,并且还在持续的增加,每一场演唱会都是爆满,一票难求,价格被炒得很高,不然我也想去看看苏月晴演唱会,就算看不了要一张签名也好啊,唉,可惜,根本见不到本人!”

“不就是签名吗?我有啊,我以前见过苏月晴帮了她一点忙,她给我了几张签名,我一会给你!”李墨对于潇潇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属于那种很乖很听话的女孩,只是他没想到,苏月晴竟然如此有名气,看样子似乎是一个大明星,而且,这时就在自己的家中,刚才还与自己发生了一些暧昧。

“啊?真的吗?李墨你真的有吗?”潇潇顿时激动了起来。

“骗人的,肯定是随便仿写了几张签名,不然你会相信他能够有本事帮助到苏月晴吗?这可能吗?”许萌越来越看不上李墨了,不仅吊丝,而且还爱吹牛,真不知刚才那女孩看上哪里了,难道真的是太饥渴,而李墨那方面又强的原因。

潇潇一想,虽然没说什么,但还是露出了失望之色。

“你等我一下!”李墨说着,然后敲了敲自己房间的门,“晴晴,开门!”

苏月晴将门打开,许萌的脑袋立刻斜着看了起来的,但李墨瞬间又重新将门关了,许萌什么都没有看到。

“真小气,女朋友看一下又咋了?”许萌切了一声,然后看着潇潇:“你还真信有啊?”

“可能吧,没有的话,他让我等什么?”潇潇说道。

“没想到你还是个大明星啊!”李墨打量了一眼苏月晴,怪不得如此漂亮,明艳动人。

“看来你出去了一趟,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苏月晴已经穿上了李墨买来的裙子,这裙子就好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非常合身。

“有点意外,不过你现在先给我写几张签名,我送朋友!”李墨说着,找出了纸和笔,递给苏月晴。

苏月晴接过纸笔,很快便写下几张秀气的签名,甚至她此刻心情好,还将自己的四种签名部写了一次,然后秀眉一挑,扔给了李墨,“拿去吧,我一般都不给别人的!”

“谢了!”李墨看着几张签名,又走了出去,潇潇与许萌还站在那里等着,他挥了挥手,然后走了过来。

“给!”李墨把几张签名递了过去。

潇潇接了过来,然后一看,顿时激动了,开心的直跳:“真的是苏月晴的签名,而且还有一张是四种签名都有,太棒了,我能看出来,这是真的,太谢谢你了,送给我这么珍贵的礼物!”

许萌也震惊了,连忙拿过去看,虽然她很不相信李墨能够拿出,但这签名的确是真的。

“有这么珍贵吗?”李墨奇怪的道。

“肯定珍贵了!”潇潇立刻反驳道:“苏月晴的四种签名,从来没有一起出现在一张纸上,只有她以前过生日的时候,写过一张,你知道这张签名最后拍卖到了十万的价格吗?”

“不是吧?”李墨也惊讶了,就随便写几个字就拍卖到十万,这才是抢钱啊,说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张签名。

“你不准反悔!”潇潇快速的说道,然后抱着签名跑了回去。

李墨也耸耸肩,走回了房间中,这种签名他要是想要,苏月晴怕是能给他写许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