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双腺科除了几个做化疗的,几乎没了病号。苏静直接给张凡放假了,她是张凡的带教,没病号两个人泡在科室也无聊。索性直接让张凡休息,过年。

这是张凡在边疆的第二个年头,去年在科室过的,今年更无聊。华国的春节,家家户户都在团聚,给父母和妹妹打了电话,今年生活比往年好了起来,学费是大头,张凡负担起来以后,家里也没什么大的支出了。张凡打电话让老爹老娘在小区,用张凡的钱开了一个小卖铺,生意还可以,平常的生活是够了,也不用出去打工了。

家里情况变的好了起来,张凡也就不担心了。老陈老早就约好了张凡,让张凡初三去他们家。张凡初三开车去了县城。本来打算当天就回来的,结果让老陈拉着没走成。

陈启发考试过关,又做了外科主任,他老婆也特别高兴,张凡到他们家后直接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张凡。老陈儿子上高二,对这个老爸的小师傅很好奇,跟前跟后的,他爸爸对他很严厉,结果年纪不大的张凡做了他爸的师傅,他算是找到靠山了。

初三中午在老陈家吃的饭,结果石磊知道了张凡到县城后,晚上又在县宾馆招待张凡。老邹年纪大了,石磊想进步,可县里的关系不是特别的硬朗,张凡是个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石磊招待张凡,人不多就他和老陈。规格很高,一般边疆人都喝边疆酒,结果石磊上的是茅台和中华。他曲意结交,饭局上笑声不断,他就是想和张凡结交成为朋友,到关键时刻张口的时候,由不得张凡不帮忙。

第二天,晚上张凡醉倒在宾馆里,房间石磊开的是套房。第二天,张凡要走,结果胖子经理又出来拉着张凡不让走,他知道张凡和董桦关系特别好,虽然她调走了,可人家是是升官了,去隔壁县做县长去了。这顿饭张凡是点滴酒都不喝,胖子虽然和张凡认识但不是特别熟悉,就拉着石磊作陪。

下午,张凡真的要走,再不走说不定会醉死在县城。临走的时候石磊给装了几条烟,他说过段时间回去市区学习,到时候再联系。张凡开车出了县宾馆,去了巴图家,大门挂着铁将军,张凡也再没联系巴图媳妇。结果都明确了,也没啥可询问的了。其他的事情张凡也帮不上忙。

回到市区,唐晶晶打电话给张凡:“领导生气了,说过年你也不去给她拜年,你眼里还有领导吗!”不过语气轻松,张凡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唐晶晶跟着董桦也升官了,据说升了一个级别。唐晶晶鞍前马后的也不容易,大过年的,可能就在家呆了不到两天就跑来服务了。

没办法,人家都发话了,张凡买了许多水果,就去了董桦家,既然要去董桦家那王倩家也必须的去。不管人家缺不缺的,大过年的空手也不是个事。

大切诺基直接成张凡的专车,每个月李晓的助理就把油票送来了,弄的张凡不好意思的。到董桦家,结果敲门没人,准备给唐晶晶打电话,结果就看到唐晶晶上到了楼梯口。“新年好,张医生,领导在王主任家,我看你车进来了,快赶慢赶的你上楼了。”

“呵呵,我走的快,唐姐过年好,没回省会吗。”

清纯美女初夏白色唯美写真

“回了,今天才来。赶紧走把,都在等你呢。”

王倩家今天人多,本来是董桦想请王倩一家吃饭,结果王倩说,索性把关系好的都喊来,在家过节。他们家够大的了,可今天人真多。董桦和唐晶晶,李晓和她的助理,还有都是在茶素市数的上的人物。张凡进去一看,嚯!人真不少。张凡今天算是见到王倩的老公了,老蒋,蒋逸,市委副书记,文质彬彬的一个人。

王倩看张凡进门就站起来说道:“张凡新年好,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一圈下来,张凡就忙着打招呼点头了,几乎都是领导,银行的行长、电力局的局长、党校的书记,说名字张凡也没往心里去,这些人,在这个房子那是看王倩和她老公的面子,才对张凡热情的。出了这个房子,就是路人。

今天的饭,是请的酒店大厨来做的,人家带了三个人,材料自备,用不着王倩帮忙。李晓和他们几个在玩双扣,董桦帮着王倩招呼,张凡给李晓董桦他们打过招呼后,就被蒋逸叫到了身边。

蒋逸打量着张凡,感叹不已,“年纪轻轻的已经这么有本事了,真是让人羡慕啊。”他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结果去省会参加同学聚会了。他拉着张凡坐下后,给张凡发了根烟,说道:“张医生,医术真的不错啊,你王姐在我面前把你夸的都快成神医了。”

张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王姐夸张了,主要是王姐的症状还不严重。不然我也没办法。”

“没夸张,我都去了好多医院了,都没啥效果。现在你看我好好的,还能去打羽毛球呢。”王倩端了杯茶放到张凡面前。

“呵呵,看吧,你王姐现在恢复的不错。我也要感谢你啊,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你在生活上或者工作中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或者给王倩讲,能帮的一定会帮你。算是对你治疗好王倩的答谢把。”

因为职位的特殊性,蒋逸不想欠人情。对于他来说人情最麻烦了。上次巴图的事情,就是例子。所以说话很直白,他怕张凡不理解。

“都挺好,也没啥事,再说了,王姐还给了好多治疗费用,是我好几个月的工资了。”张凡笑着说道。他也不是上杆子爬的人,王倩人家付了治疗费,而且对他真不错,他也不想给人家找麻烦。

“哦,那就好。”蒋逸看了看张凡,发觉这个小年轻真的稳当,不浮躁,有股子干技术的气质,也不是那种刻意钻营的人。

张凡坐了没一会,大厨就开饭了,在座的就张凡年级最小,唐晶晶他们在另外一个屋子吃饭,没上餐桌。开饭前蒋逸说了几句话。王倩知道张凡酒量不行,就专门给张凡倒的是饮料,这种级别的聚会,没人强迫喝酒,随量。

张凡能上桌子吃饭,真的让其他几个很惊奇。党校的书记常年的伏案工作,腰也不是很好,就好奇的问道:“王主任,你腰真的好了?现在都打羽毛球了?”

“哪当然了,你可别看张医生年级不大,水平真的不错。”

“哪到时候就麻烦张医生一下了。”说着话,端起酒杯和张凡碰了一下。王倩没说之前,他们几个也没和张凡说话。

李晓也说道:“张医生给我治疗结束没几天,我现在好多了,正好今天碰到张医生了。哪我下次治疗啥时候开始。”既然谈起这事了,李晓就问道。

五十九章 庙小风大

吃完饭,张凡先走了,实在没意思,他们说的事情,张凡又听不懂。也参与不进去,待着也无聊。打了个招呼先走了。王倩送张凡出的门,临走说道:“老蒋谨慎了一辈子,你别理他,闲了就来家里吃饭。”

春节一结束,张凡也出科了。要转普外了,市医院的普外只不过分出去了个肝胆和双腺,其他的都在普外一科。张凡翻了翻系统,手术进程没多少,离升级还很早很早。

普外在市医院算是个大课室了,好多组人。人多事杂,还不和谐。老黄在的时候,普外几乎是老黄说了算,主任的权威不够。老黄走了,普外的好几个副主任已经成长起来,现任的主任更不好管理了。

张凡进了科室,发现偌大的科室,不下十几人的科室,竟然没聊天的。科室里面不光主任和副主任关系不好,副主任和副主任之间也紧张。下级医生不好做,索性在科室里,就是工作,没必要,是不会说话的。

转科的三个人,王子鹏也在,用幽怨的眼神望着张凡。还有个小姑娘,据说是定到儿科了,她来外科纯粹就是打酱油,第一天来还带着以前没写好,还要修改的病历,摆明的就是来熟悉人头的。

普外的科主任一看也知道,人家已经确定好科室的,对转科评语根本不在乎。主任也没办法,也不用找人带她了,直接安排她上长白班,平时负责粘贴入院病人、出院病人的检查报告就行了。然后直接把张凡和王子鹏分到他们组了,其他人有意见也没用,这是主任的权利。

科室一共四个组,每个组都有个副高,当年老黄的政策就是齐头并进,结果他倒是省心了,普外主任级别的拉出去就能上台子,能力很强,结果现任主任坐蜡了,几个副高不鸟他。

普外的主任主要是上门诊收病号,现在科室的情况就是自己收自己的,其他三个副高都有自己的专家门诊,张凡估计,要不是主任要脸面,早就豁出去分家了。他们三个副高也想分出去,自立山头,当家做主的感觉当然不错了。

普外的主任赵平,四十来岁正事当打之年,其他三个副高几乎和他差着一两年进的医院,技术都差不多,都已大成。老黄以院长的职位可以压制他们,赵平就不行了,他心中应该也是苦闷的不行。

赵平手底下三个主治,病号各管各,手术一起上。赵平怎样说都是个主任,所以他们三个的日子还是很滋润的,好多病号就不走门诊渠道,直接是奔着主任名头来的。

赵平也没说张凡和王子鹏两人具体跟着谁,反正就在他们组。晨会,几乎没啥讨论的,都是套话,他们三个副高也贼,只要手术没把握,就在晨会上讨论,把责任分摊出去,如果没啥特殊病号,普外的晨会死气沉沉的。

科室环境不好,王子鹏呆的兢兢战战,生怕惹到老医生。张凡无所谓,他是来上班的不是来装孙子的。该干啥干啥,没必要唯唯诺诺的。

张凡本来打算在普外好好刷刷手术量,结果一看这气氛,刷手术量的想法破灭了。换药的一大堆,三个主治的病号接近三十多,他们三个也知道张凡,换药的活计就交给了王子鹏。

张凡不好意思,帮着王子鹏换了几个,王子鹏不让张凡干了,他悄悄的给张凡说:“大佬,我要好好表现。”张凡了解,就看着他去换药。早上就有三个阑尾手术,这种手术,主任是不会上的,就给主治了。

李宏是主治里面最年轻的一个,阑尾、疝、简单的肠梗阻都归他做。李宏也勤奋可就是技术长进的太慢,其他两个主治对他是不算欺负吧,可也有点瞧不上,对他小李长小李短的。

李宏也有点气馁,五年的住院医,终于上主治了,可目前为止有时候做阑尾,半天找不到阑尾,做疝气缝不好补片,肠梗阻打不好深部的结。护士催、医生笑,有时候他真的想扔了白大褂不干了,但也只是想一想,真扔了吃啥。

刷手消毒,李宏心不在焉,王子鹏不敢刷太快,他现在对铺单还不熟练,有点胆怯,不敢先洗好了去铺单。手术室的护士严厉的很,无菌操作不规范,能把小医生赶出手术室。

张凡洗好,王子鹏也赶紧扔了刷手毛巾跟着张凡进了手术室,他要学习。李宏不知道想啥呢,还在刷手,张凡喊了一句,他没多大反应,张凡也没管他。

张凡现在成绩已经过了,算是个正式医生了,就差没注册了。不过已经比没考试前好多了,李宏发呆,可麻醉不等人,张凡直接带着王子鹏上了。

王子鹏望着手术门说道:“大佬,不等李老师了吗?”

张凡还没说话,麻醉师说话了,“能做不,不能做早点说,麻药快过了。”

张凡没搭理麻醉,他就不信,病号都上台子了,他敢尥蹶子,也就欺负欺负两小医生,主要是李宏不争气,技术不过硬,手术室的人欺负习惯了,遇到心里不高兴,就找点他的晦气,他算是医生里的豆豆了。

开始手术,王子鹏扶镜子的技术一般,得张凡时刻指挥着,刚做一半,这个麻醉师好像醒悟了一般,大声的问道:“你们的带教呢,两个没证的就敢私自做手术,不知道怎么死的是不是。”

这一下次,吓的王子鹏都开始发抖了,张凡气的咬牙切齿。这个麻醉就是找事,他和她老婆闹离婚呢,他老婆找了个小年轻,把他给甩了,他就有点讨厌所有比他年轻的男子。

要是其他麻醉师也不会多嘴,这手术是人家普外的手术,安排谁来做,是人家主任的权利,又不是卫生局的,操这个心干嘛。可他就不行,非要质问一下,还是不怀好意的质问。

张凡也真生气了,镜子已经在腹腔了,你要说,声音小点,慢点不行吗,非要像抓贼的一样喊叫,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王子鹏都发软了,要是一个不小心,镜子戳下去,扎破肠管,今天就出大事了。

张凡用手稳住了王子鹏的镜子,他虽然脾气好,可总归是有脾气的,手术室里喊叫,真的是拿人命当儿戏。“叫!再叫!我今天豁出不穿这个白大褂,就这把手术刀,弄死你一点问题都没有。”声音低沉而严厉。

麻醉师愣住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医生,进手术的小医生那个不是对他陪着笑脸,左一个哥,右一个哥的。他想还嘴,结果看到张凡凶狠的眼神,愣是没敢在叫,弱弱的说了句:“没证,你还有理了。”

张凡没搭理他这句,直接说道:“我现在要做手术,你给我麻好,不然今天咱们没完。”就是闹到医务处,张凡也不怕,阑尾这种手术就是住院医做的,最多是个带教不在而已,可带教就在洗手,所以张凡不怕。

他卖方便面的时候,见过好多,这种色厉内荏的货,想白吃不给钱,张凡一拼命立马乖乖的交钱。所以,他对麻醉这种人清楚的很。张凡敢豁出去,不要这个工作了,因为他还年轻,就是去搬砖都能搬得动。这麻醉他就不敢了,一个半老头子,真丢了工作,不得要命吗。

李宏进来的时候,张凡都做完了,麻醉看着李宏又看了看张凡,囔囔到:“越来越没规矩了,一定的找你们主任好好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