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距离元尊还有一段距离,罗凡却没有放松修炼,他坚信,水到才能渠成,没有前期的积累,便没有一朝的爆发。

而罗星的勤奋修炼却不是受罗凡的影响,而是当年梦涵就发现这个小子坐不住,于是花了大力气逼其形成按时修炼的习惯,个中辛苦,没法赘述。

在这种比学赶帮超的氛围中,五人的关系倒是热乎起来,同时,目的地也不远了。

“小湾村到了,准备下车了!”罗洪的声音传来。

众人停止修炼,纷纷朝外看去。

小湾村,说是村子,地方倒是不小,依山傍水,西侧有青山,郁郁葱葱,山脚下绕山而过一条小河,显得风景极美。

“这个地方景色真好!”罗凡赞道,“可是,小湾村这个名字从来而来呢?”

“小湾村居民不少,差不多有几十万的样子。”罗洪回道,“你们看着依山傍水,其实只是这个村子的前沿,山中有个山谷,地方广阔,大部分的小湾村人是在那里居住。在山谷中间,有一处地下水汇集成湾,水味甘甜,远近闻名,得名小湾村。我的那处院落便在小湾附近。”

“这里依山傍水,倒不像沿海景色啊,怎么出海捕鱼呢?”罗星好奇道。

“很简单,他们的海船是在沿海停泊的,而且,从这里到海边可以乘坐小船沿河而下,非常方便。”罗洪解释道。

说话间,已经来到山脚下,小湾村早就得知众人的来临,已经做好准备,众人随着指引,沿着山间小路前行,沿途欣赏小村风景,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很快,绕过小山,来到山谷,只见各种高脚建筑密密麻麻,显示此地居民之多,不亚于一般城镇。

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

“此地近海,虽有小山阻隔,却也潮湿一点,所以这里的房间都是高脚楼。”罗洪边走边解释道,“我们很快就到啦。”

众人绕过一片树林,前方顿时豁然开朗,一个小湾出现在眼前。

说是小湾,其实方圆也有百丈,沿着小湾,四周都是一些布置精美的高脚楼,只不过和其他高脚楼相比,这里的高脚楼都有一个个小院落,显得颇为别致。

“这里就是了,请吧。”罗洪对众人做了一个手势,众人便纷纷涌进了院落。

这个院落,高脚楼共有五层。

“第五层是放置一些杂物,第一层是用餐会客的地方,真正居住的,便是二层到四楼,一共六间客房,正好你们六人每人一间。”

“三爷爷,那你呢?”罗星好奇的问道。

“傻啊小星星!”罗荣没好气道,“都说了,是六间客房,自然还有主人的卧室啊!”

“哦!”罗星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我知道,我就是看你知道不知道!”

“哈哈!”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去吧,放下你们的行李,稍微放松一下,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留宿了,明天一早我们就随着参加万舸争流的人一起出发,时间会很早,否则就赶不上祭海节啦。”

众人一哄而散。

早早吃过晚饭后,众人又回到各自的房间,准备早点入睡,方便夜间早起。就算是罗凡,也是罕见的没有修炼,早点休息。

入夜时分。

罗凡猛然睁开双眼,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罗凡捂着胸口,刚才睡觉时,一股心悸猛然产生,让他刹那间清醒了过来。

拿好如意玄元棒,罗凡没有打扰任何人,静悄悄的来到院落外。

满天乌黑,伸手不见五指,罗凡悄悄的往村里走去,突然,罗凡身形一滞,他的余光发现几个黑影一闪而过!

但是看的不是太仔细,罗凡朝着感觉黑影来的方向摸去。

“哼!”突然,其中一个院落传来一声闷哼,罗凡精神一震,朝着院落走了过来。

刚刚走近院落,院门一开,一个颇为壮硕的男人走了出来,罗凡身影一闪,躲到一颗树后,悄悄查看。

只见此人身形有些僵硬,他背对着罗凡,寻得一处角落,自顾的撒起尿来。

“难道是我看错了?”罗凡紧紧盯着这个身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很快,这个人方便完毕,又自顾的推开院门,回房间去了。

罗凡看着对方不那么协调的肢体动作,陷入沉思。

突然,几处房舍亮起了灯光,将罗凡从沉思中打断。

“估计该出发了。”罗凡嘀咕一句,便回到住处,和众人集合。

很快,七人集结完毕,大家一起往村口的小河走去,走到小河边,已经停着一条船,穿上还站着十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小湾村的村长,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

小湾村都是普通人,并无修者,五六十岁,算得上老人了。

“各位大人。”村长恭敬道,“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委屈各位大人到船内就座。”

“有劳冯村长了!”罗洪客气的一点头,率先走了上去。

众人跟在罗洪后面,一个接一个的跳上船,罗凡刚到船上,正好和一人打了个照面,顿时心里一惊,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若无其事的进入了船舱。

很快船便起航,一路顺水而下,倒也无事。

众人说说笑笑着,只有罗凡没有参与其中,他坐在一个凳子上,对着窗外,单手托腮,不知道想写什么。

“小凡,想什么呢?”罗磐走了过来。

“大爷爷。”罗凡勉强一笑,“可能没适应水上吧。”

“倒也正常。”罗磐哈哈一笑,“一会就好了,如果还是觉得不舒服,就别闷在船舱里,到外面换换气能好点。”

“我知道了,大爷爷。”罗凡站起身来,“我出去透透气。”

罗凡径直来到船舱外面,十几个人都在船头坐着,诡异的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刚才在船舱里面,罗凡还能听见村长在说话,出去后却见村长一脸尴尬,却不再说话了。

“冯村长,怎么了?”罗凡心里一动,主动问道。

“唉,没啥大事。”冯村长摆了摆手,一指围坐的这些人,“我本来要叮嘱他们祭海节的注意事项,结果一个个跟哑巴了似的,光知道坐着不答话,把我气坏了!”

罗凡顺着冯村长的手指看去,可不,十几个人,都紧闭着嘴巴,都坐在船上,脸色僵硬,眼光直愣愣的看着船底,一言不发。

“我估计他们应该都知道了吧?”罗凡打着呵呵道。

“知道个屁!”冯村长一个没忍住,破口大骂道,“祭海节百年一次,我都没见过,他们能知道啥?”

“我知道!”其中一个渔民冷冷开口道,“不就是先上供,再唱祭词,再三跪九叩,最后一声令下,出海么?”

“额!”冯村长愣了。

“你看,应该是之前说的,已经记住了。”罗凡嘴上打着圆场,目光却将这十几人看了一圈,只见所有的人都是目光楞直,心下了然。

村长随口骂了两句,自去船尾待着,不再搭理众人。

罗凡又在船头透了透气,随口跟这帮人聊着什么,这帮人却是嘴巴紧闭,再也不说话。

罗凡叹口气,径直回到船舱中,见众人还在说笑,遂来到罗磐和罗洪身边,低声道,“大爷爷,三爷爷,今晚你们可听到什么动静?比如闷哼声?”

罗磐、罗洪对视一眼,均摇摇头,罗磐开口道,“小凡,我们都没听到什么动静,就连你出去的动静都没听到,你是有什么发现或者哪里不对劲吗?”

“说不上来。”罗凡摇摇头,“感觉不太对劲,外面那十几个人……”

罗凡将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

罗磐、罗洪再次对视一眼,罗洪笑着道,“可能是你想多了,有可能是他们面对祭海节,心里紧张,毕竟没有参加过,没有经验。再说,出海打渔是个风险很高的事情,船毁人亡非常正常,你可能不清楚。”

见二人如此说,罗凡只好不再勉强,心里却是颇感犹疑。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陈家庄,想到了那股神秘势力。

“我已经是元王高阶,若再次遇见,我定要一探究竟!”罗凡心里默默想着。

“诸位大人,我们到了,要准备下船了!”冯村长的声音从船尾传来。

“走吧,都准备下船了!”罗洪嘱咐道。

众人纷纷走出船舱,只觉一股强风迎面而来,夹杂着一股大海特有的味道。

众人抬头一看,顿时集体一呆!

只见火把遍地,摇摇曳曳,怕是有几十万处,极目望去,仿若天上的星辰都坠入大陆一般,让人极其震撼!

穷目远望,黑暗中的大海如同夜幕一般,加上天上并无星辰,海天宛若一体,让人望之生畏。

耳边传来海浪拍打礁石的哗哗作响声,让人不由随之心潮澎湃。

在海边,密密麻麻排满了海船,依稀之间还能看清大体的轮廓,大的有三层之高,首尾间距数百丈,小的也有数十丈长,密密麻麻的陈列在海边,仿佛将整个海岸线往大海方向推进了数百丈一般。

“这!怕是有上万艘了吧?”罗凡震惊的问道。

“差不多吧!”罗洪笑着道,语气充满自豪,“我们小湾村离得近,所以出发的晚。很多地方的人头一天就来了。”

罗凡点点头,“真是不虚此行!”